大数据分析软件,费玉清正式退出娱乐圈!热闹了64年,今后就做一个赏花养鸡的普通人
娱乐

大数据分析软件,费玉清正式退出娱乐圈!热闹了64年,今后就做一个赏花养鸡的普通人

2019年11月08日 13:57:37
来源:8号风曝

“今天是我最后一场演唱会,我也是一般人,总是会情绪起伏、百感交集,身为一个歌者,就是在寻觅知音,各位朋友,你们就是我的知音。”

大数据分析软件这是昨天晚上,穿着一身卡其色西装的费玉清,在最后一场告别演唱会上的感性发言。也从这一刻开始,他正式封麦,47年的演艺生涯落下句点。

这个决定不是突如其来,而是早就酝酿了很久。

一年前,费玉清提前预告了这个消息,因为双亲去世,他失去了动力和归属,决定用告别演唱会一一地向公众道谢,然后退出娱乐圈。

一年后,费玉清把最后一场演唱会定在了台北,这是他出生的城市,这是他出道的起点,如今又成为了他退休的终点。

又或者说,另一个新开始。

大数据分析软件虽然粉丝解释,目前费玉清还有一档早就签约的歌唱类综艺,等到综艺收官后才是真的退出。

但无疑大众们的伤感情绪已经被勾起,有人舍不得那首经典的《千里之外》;也有人在线呼唤,费老师不唱歌了,还可以讲嘿嘿嘿的段子啊!

诚然,很多人也是通过这两种途径认识了他。

即使已经是5、60岁的人了,但不管什么时候在舞台上见到费玉清,他总是活力四射,热热闹闹的,怎么也不怕会冷场。

招牌的费氏仰角,笔挺的西装,一成不变的上世纪发型,再加上出了名的敬业,他被大家亲切称为“娱乐圈公务员”。

这么多年来,他唱红的经典歌曲无数,《梦驼铃》《一剪梅》《千里之外》《长江水》《桃花》《送你一把泥土》《晚安曲》……

他也会进行翻唱,凡是主持节目总是要高歌一曲,不管是30年代旧上海的经典老歌,还是这几年的流行,都能找到新的存在。

千里之外

费玉清 - 鉴听天碟(国语精选)

一剪梅

费玉清 - 天之大

晚安曲

费玉清 - 只想听见费玉清 总精选

而自从费玉清早年在综艺讲黄色笑话的54分钟视频被网友翻出后,又让我们认识到了他“不可直视”的另一面。

直到现在,小妹还能想起来各种社交平台里被“你追我,如果你追到我,我就让你嘿嘿嘿”刷屏的恐惧。

网上流传着一个费玉清黄段子合集,2017年已经攒到了接近两个小时,现在估计时长还得再翻一番。

这几年,他也在不留余力地开发新段子,周杰伦昆凌的童话婚礼上,他一张口就是:老公要老婆夸自己,还得是让自己开心又生气的那种,结果老婆来了一句——

上综艺时,有女网友表示婚前一定要守身如玉时,费师傅飙车完全不挂倒挡,说自己还是完!璧!之!身!有医生证明的那种!

实在骗不过去了,只好承认,早就被自己人工摧毁了。

昨晚的告别演唱会上,就算是辟谣和江蕙的绯闻,也是照例先献上一个荤段子:最近健康检查发现前列腺有点阻塞,恐怕是不能给她幸福啊!心有余而力不足!

兴致高昂的时候,跳个舞也不再话下,估计只有尼古拉斯赵四能够与之一战!有吃瓜群众就如此评价费玉清,连跳舞的样子,都像是在讲段子。

不过最厉害的还是费玉清的模仿秀,模仿陈小云《爱情恰恰》,模仿周华健唱《花心》,甚至还能自己模仿自己!!

不过随着小哥退出娱乐圈,这样热闹的日子也要告一段落了。

有一句盛行于非主流时期的话,热闹是一群人的孤独,孤独是一个人的热闹。大数据分析软件这句话放在费玉清的身上,其实也很贴切。

很多人都不知道的冷知识,费玉清本名叫张彦亭。

他出生在一个公务员家庭,姐姐费贞绫艳星出身,哥哥张菲则和胡瓜、吴宗宪、张晓燕并称为台湾综艺“三王一后”,受到哥姐的影响,费玉清17岁开始夜总会驻唱,21岁起就穿梭夜店谋生。

费玉清很小的时候,父母就离婚了,这对姐弟仨的婚姻观和世界观造成了极大的冲击。

大数据分析软件姐姐出家为尼,哥哥同样离婚了,费玉清则孑然一人好几十年,虽曾有一个日本女友,但由于对方家庭要求入赘,婚约最后便取消了。

从那时候起,费玉清便开始信奉着,不是随便一个人就能走进心里,也不会轻易爱上一个人。

对于费玉清来说,相比于爱情,从小就缺失的亲情,才是他心中的避风港,爱与动力的来源。

成年后,母亲跟着费玉清生活,他在接商演时,谈的条件就是必须能带着母亲一起。

父亲虽然跟着哥哥生活,但费玉清每年都会给一大笔赡养费。大数据分析软件母亲去世后,为了多陪陪父亲,他推掉了很多商演,甚至为了能陪父亲过春节,婉拒了2017年春晚的邀约。

双亲的先后离世,对他来说无疑是很大的打击。

母亲是2010年病逝的,刚去世时,费玉清拉着哥哥的手请求,“不要那么赶着妈妈下葬,在冰柜里个两三年也没有关系。希望多陪妈妈,也感觉妈妈还在。”

父亲则在2017年离开了他,但当时费玉清有工作在身,好几天后才知道这个消息,可想而知,这是怎样的悲恸和遗憾。

虽然费玉清将一切解释为,“身为艺人没有在人前悲伤的权利”。但,正如同带上了假面面具,把自己所有的情绪都藏了起来,留在夜深人静的时候默默消化。

在退圈手写信中,费玉清说,父母的离开,让他失去了归属。他的经纪人透露,小哥什么事都放在了心里,但他其实很寂寞。

再次外出表演时,父亲不在家中,母亲不在身边,费玉清心里像空了一块,“看到她的发夹、旗袍,一开始都感觉像她出远门,过一两年后才接受这个事实。”

父母在,人生尚有来处;父母走,人生只剩下归途。

再绚丽的舞台,也填补不了他的孤独;再热烈的掌声,也抵消不了他的失落。

所以,费玉清这一次下定了决心,“是时候停下来”。他决定,听从父母在世时的意见,从容品味人生,欣赏沿途风景。

这份决心,是不再回头的坚决,“不管日后有任何媒体希望我出现,我也永远不会再出现了”“要退圈就会退得干干净净,像路人甲乙一样”。

人生漫漫路,终于到了一个人走的时候。

或许,以后在舞台上再也看不到小哥费玉清永远充满活力的身影,但是某个角落,会有普通人张彦亭认真经营生活。

养几盆花,看着两只品相好的小鸡喳喳,偶尔出去旅旅游,如果被人认出来了,也可以坐下喝杯咖啡聊天。

云淡风轻,简单清爽,心事很少,无牵无挂。

昨晚的最后一首歌是《南屏晚钟》:“它催醒了我的相思梦/相思有什么用/我走出了丛丛森林/又看到了夕阳红……”

一曲终了,离情依依,费玉清也哽咽谢幕。